记忆中的小餐馆
作者:suyi   来源:未知   时间:2020-12-11 17:06

两次记忆里最难忘的食物,都发生在11:o0 pM过后。正是晚饭消化得差不多,和早饭之间又还隔了一整夜的梦那么长。
安妮买的炒河粉
某天半夜,安妮带回一份炒河粉回寝室。已经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我和豆哥闻着味儿就麻溜地爬下了地。那是一份大杂烩,里头主料有河粉,炒面和粉丝,配料是葱蒜,酸豆角,煎鸡蛋,火腿肠。“都快卖完啦,所以粉丝呀,河粉呀,炒面呀,每样都抓了点。” 因为只有一双筷子,我们你一口我一口地轮流吃。那爆炒过的香味迸开在唇齿之间。
后来我们常去光顾那个小摊。每当夜色深了,他们一家人就躲在街边的大树底下,大叔掌勺,5e辅助他的妻子帮忙抓料,女儿则是收钱找钱。因为怕城管,常常连车摊的灯也不敢开。所以我想大叔大概闭着眼睛也能炒,手艺、份量都在勺上。油瓶是用喝剩下的矿泉水瓶做的,盖子上钻几个孔就能出油。放面食的是几个塑料篮子。还有,不知道大叔的女儿是否每晚都做完作业才出来帮手吗?
自从第一份之后,我们都喜欢吃“双拼三拼”的,我喜欢炒面多一点,豆哥喜欢河粉比炒面多,安妮又是另一种“高端定制”。
后来我们曾试图自己炮制那一种口味,却总也无法成功。豆哥说关键一定是那个火腿肠,必须得是最便宜的面粉含量极高的江水蓝火腿肠,就得是那个味儿,双汇的不行。我说一定是那口锅,又大又皮实,还不能用油烟机,那油烟呀必须都焖在锅上头,最终都吸到食物里才能那么香呀。
豆哥煮的白煮蛋蘸酱油
豆哥有一口插电的小锅,小到什么程度,大概只能放下四个鸡蛋。我跟安妮常常在晚上喊饿。豆哥就会骂骂咧咧:“饿饿饿,你们这些人永远都吃不饱!那我给你们煮两个鸡蛋,要伐啦!” 这时候,我跟安妮就极尽撒娇之能事,只为一个白煮蛋。于是就会听到豆哥那边传来窸窸窣窣找东西的声音,然后是咕噜咕噜水和蛋翻滚的声音。煮毕,豆哥会把蛋拿过来给我们。这时候我基本在床上,安妮一定是还在打游戏。我们就会嚷嚷:“酱油呢~~” 豆哥就继续骂骂咧咧,但会拿着酱油瓶过来,直接往我们的蛋黄上洒生抽。技术差的时候,没掌握好力度,洒得我满手都是酱油。酱油的另一个名字绝对是白煮蛋伴侣。有了酱油,白煮蛋才生了百般滋味。
吃完我就要爬下床刷第二遍牙,然后才能开始做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