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谁都离不开了
作者:suyi   来源:未知   时间:2020-12-12 23:14

每次做噩梦都利用时差寻求国内朋友的安慰。比如豆哥就会跟我说让我害怕的话,随便开一个轻松的视频放点声音,缓一缓再睡。小唐和她自己的爷爷感情特别好,就会跟我说说她同样害怕失去爷爷的恐惧。虎妈和阿查还有其他朋友见到我经常会问,你爷爷最近身体怎么样。她们给了我太多的安心。而这次我发微信问爸爸,跟他说我做噩梦了。我爸爸说:“我昨天晚上也做噩梦了,你要休息好。我梦到爷爷满身都是血,但是他蛮好的。” 我知道这个“蛮好的”,指的是还活着,只是到了晚期,基本无法行走和站立,视力下降,说话很轻,吃饭呛到,心情更抑郁。我爸爸话少,也一直不懂怎么教育我,他从来没有这么具体地安慰过我,但这次他都告诉了我他自己的梦。他等于告诉我,我也会做这样的梦,你不要害怕。
 
用央视口吻来说,我们只是千千万万有帕金森患者家庭中的一个,承受得并不比别人多。“千千万万”没有数据来源,但痛苦是千真万确的。
 
上个礼拜Labor Law的教授让我们填的表格上有一项是“经常做的梦是什么”,我当时填了“捉凶手”。他会一张张读出来,另一个同学填的是“被杀人犯追杀”。教授打趣道:“希望你能在她被杀掉前抓到凶手啊!” 现在想想这都不算什么.
 
像今天这样的梦常出现在开学或者期末,或者其他压力大的时候,比如考司考或者LSAT的时候,5e辅助这样的梦会特别频繁。也许是因为压力除了淋巴发炎,还需要另一个出口,就挟持利用了我对爷爷的担心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也知道我该调整自己的状态了。
 
早上这个梦的具体内容像一部恐怖片。爷爷多次用多种手段企图自杀,只记得一种是身上刺满了针。我次次成功阻止,最终却看到爷爷奶奶的尸体双双被抬出来。我就又哭又喊,在梦里跟爸爸说:”我明明成功阻止了啊,为什么还是会死,对不起我原来只是在我自己的想像中阻止了吗?!”
这时候,我觉得自己痛苦难耐,于是我在梦里竟然拿出了手机,发了一条朋友圈,内容是:“我真是伤心欲绝。” 哦,我这该死的智能手机瘾!